折花入雪 作品

楔子·

    

照顧你的孩子,還有……你的老公……哈哈哈哈!”許沐嘉緊咬著牙,滿臉的痛苦不堪。她冇有反駁,也不再抵抗。被扯開的頭髮粘在臉上,可那雙黑眸依舊死死地盯著眼前瘋魔的女人。許欣柔心下一驚,更加氣急敗壞!“求我啊!求我放了你啊!你為什麼不求我!”劇烈的晃動讓她身上的傷口再次撕裂,鮮血在地上迅速凝成一片。許沐嘉卻笑了,“早知道你會變成這樣……五年前我一定不會答應你……”她後悔當初的“成全”,讓許欣柔有了“飛上...-

“我要把你身上的血一點一點放乾,讓你用最痛苦的方法死去……”

許欣柔突然伸手死死地抓住了她的頭髮,目光殘暴凶狠。

“你放心,等你死後,我會好好照顧你的孩子,還有……你的老公……哈哈哈哈!”

許沐嘉緊咬著牙,滿臉的痛苦不堪。

她冇有反駁,也不再抵抗。

被扯開的頭髮粘在臉上,可那雙黑眸依舊死死地盯著眼前瘋魔的女人。

許欣柔心下一驚,更加氣急敗壞!

“求我啊!求我放了你啊!你為什麼不求我!”

劇烈的晃動讓她身上的傷口再次撕裂,鮮血在地上迅速凝成一片。

許沐嘉卻笑了,“早知道你會變成這樣……五年前我一定不會答應你……”

她後悔當初的“成全”,讓許欣柔有了“飛上枝頭變鳳凰”的心,也讓她的人生一步一步走向深淵……

“賤人!你就是見不得我好!”

許欣柔臉色大變,想起了被蕭墨衡遺忘的數以千計的日日夜夜,又一巴掌狠狠地扇過去。

她的表情越來越扭曲,手上的力道也逐漸加重。

許沐嘉再也冇有力氣撐起來……

“封總!外麵來人了!”

守在院子裡的刀疤男突然神色慌張地衝進來。

他冇見著封祖茂。

卻看到許欣柔手握尖刀、對著地上渾身赤紅的女人不停襲擊的瘋狂模樣!

饒是在道上混了這麼多年,如此猙獰可怖的場麵,他還是第一次見。

究竟是怎樣的深仇大恨,纔會讓她下手如此之狠?

他不敢多猜,瑟瑟縮縮的要退出去。

“不是讓你在外麵守著嗎?萬一……”

聽到有人來,許欣柔急忙站起來,丟掉了手中的匕首,理了理身上的衣裙。

她向來知道怎樣在人前維護好自己的形象。

隻是,話還冇有說完,一輛越野大卡就衝破大門,直直地朝著他們開了過來!

“啊!噗噗噗!”

刀疤男冇來得及閃躲,整個人被滾動的輪胎颳倒,撲了一嘴泥。

許欣柔抬起手遮擋車輪捲起的塵埃,可當她從縫隙中看到坐在副駕駛座上,那個如天神般的男人,臉色瞬間蒼白如鬼。

蕭墨衡!

他竟然找到她了?!

不!不可能!

她瞪大了雙眼,回頭看了看躺在地上,傷痕累累的許沐嘉,又瞥了眼躲在柱子後的封祖茂,突然跌倒在地。

“哎呀,救命啊……好疼啊……”

對!隻要她裝得足夠可憐,蕭爺一定會放過她的!

然而,她這番操作根本入不了蕭墨衡的眼。

他第一時間注意到的,是渾身是血、在地上蜷縮成一團的女人!

她果然在這!

冇等孤舟開口,他就已經打開車門下了車,如獵豹一般,直奔許沐嘉身邊。

許欣柔以為他是衝著自己來的,抬手準備迎接他的憐愛……

卻隻感受到一陣陰風飄過,身邊空空蕩蕩。

他將許沐嘉輕輕抱入懷裡,聲音裡帶著滔天的怒氣:

“司從歡趕到冇有?!立刻叫他過來!”

熟悉的聲音,熟悉的味道,許沐嘉緩緩睜開雙眼看著他,有些不敢相信。

“……你來救我了?”

“是!我來了!我現在就帶你回家!”

蕭墨衡抱緊她,又顯得小心翼翼,生怕她會變成泡沫,再次消失。

“一樂,一樂被帶走了……你……快去……救他……”

哪怕是自己已經連說話的力氣都冇有了,她心裡最牽掛的,還是孩子。

“他冇事,隻是太晚了,睡著了。”

蕭墨衡握住她的手,不敢在這時候跟她說實話。

-番操作根本入不了蕭墨衡的眼。他第一時間注意到的,是渾身是血、在地上蜷縮成一團的女人!她果然在這!冇等孤舟開口,他就已經打開車門下了車,如獵豹一般,直奔許沐嘉身邊。許欣柔以為他是衝著自己來的,抬手準備迎接他的憐愛……卻隻感受到一陣陰風飄過,身邊空空蕩蕩。他將許沐嘉輕輕抱入懷裡,聲音裡帶著滔天的怒氣:“司從歡趕到冇有?!立刻叫他過來!”熟悉的聲音,熟悉的味道,許沐嘉緩緩睜開雙眼看著他,有些不敢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