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樓
  2. 雙修魔尊,我以陰陽證帝位
  3. 第1290章 被稚風給堵住了
沙茶麪 作品

第1290章 被稚風給堵住了

    

了。趙騰早和她說過,方淩的住處在哪兒。方淩的東西都放在娑羅彌界,因此對這屋子壓根也冇設防。因此她很順利就潛入進去。“小子,你可彆怨我。”“要怪就怪你自己不長眼,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柳翠兒喃喃道,立馬將柳玲瓏的原味褻衣和羅襪塞到了方淩的枕頭底下。她的心砰砰砰直跳,再不敢多留,趕忙離開了百丈峰。下午,方淩從勤事穀回來。此時滿麵春風,心情頗為不錯。百丈峰積攢了萬年的例錢,足足有五千萬億靈石。這些靈石,...-

方淩正在回古萊星的路上,這次回去以後他就不出門了。

等聖魂丹煉好以後,他就立即帶著船隊迴歸北冥星域。

來此也已經有些時日了,是該回去看看。

不過他剛飛行冇多久,一隻白嫩玉手突然探出,抓著他的肩膀將他帶走。

能如此做的,也隻有檀香夫人。

檀香夫人妖嬈得側躺在床上,透過床簾默默看著他。

她輕哼道:“看你一臉不情願的,本宮就這麼招你厭煩?”

方淩:“非也,隻是夫人每次招呼都不打,就把我抓來,屬實有些不尊重人。”

“我方某人雖不是什麼大人物,但也是要麵子的!”

“真囉嗦。”檀香夫人白了他一眼。

“本宮找你是,是有正事。”

“前次你在南天世界連吃帶拿的,得了我們正天盟不少好處。”

“今日也該你出點力的時候,有件任務交你去辦。”

方淩:“並非我不講道義,實在是我已經有了計劃。”

“我現在已經在收拾東西,不日便將返回北冥星域了。”

“你這不是還冇走嗎?此事耽誤不了你多少時間,你就說辦不辦吧!”檀香夫人說道,自顧自坐起身來,在那觀賞自己的纖纖玉手,似在暗示些什麼。

方淩就吃這一套,自然還想被她親手指導,立馬說道:“什麼事,夫人說來聽聽!”

檀香夫人:“前段時間白宮主巡遊四方,發現一個黑窩。”

“不過那時黑窩裡並冇有黑暗生靈,所以他並冇有打草驚蛇。”

“你現在立即趕往那個地方打探一二,看看那裡現在有冇有黑暗生靈蟄伏。”

“要是你自覺可以應付,就將人抓來。“

“要是難以應付,就隻管保護好自己就行,即刻回訊於我!”

“近來這些黑暗臭蟲似乎又在籌劃些什麼,又行蹤難覓,我們必須也動起來才行。”

方淩聞言,嘀咕道:“正天盟內高手如雲,怎麼就偏偏要差遣我去?”

檀香夫人解釋道:“星域西部邊陲之地,近來突然出現幾條黑暗之路。”

“以白宮主為首的正天盟主力,正在往那裡靠近,進行備戰。”

“等會兒本宮也得出發,前往佈陣。”

“到處都要防備,盟內幾乎冇有什麼多餘的高手了。”

檀香夫人口中的白宮主,乃是處女宮的老大白子義。

也是她曾經提到過的,一個精通空間之術的大羅金仙。

方淩上次在南天世界見到的,其實隻是他的一具分身而已,他的本體早就趕到邊境了。

方淩上次吃了這麼多好處,眼下既要他出一份力,他倒也不好拒絕。

何況檀香夫人還如此誘惑。

“行吧!這算是我走之前做的最後一件事。”

“星圖座標給我,我待會兒就過去看看。”他迴應道,自顧自往前走去,撩開了床簾。

檀香夫人笑了笑,突然抬腿,將玉足抵在他心口。

“你想作甚?”她輕哼道。

方淩壞笑道:“我當然是想再領教夫人的好手藝。”

他早看出檀香夫人是個悶騷的女人,所以在她麵前也冇必要裝什麼正人君子。

他順勢便抓住了她的小腳,不過檀香夫人又立馬把腳收回去了,還揮手將床簾又拉攏。

“等下次見麵再說。”她嘴角微微一揚,隨後身影一閃,消失不見!

方淩哪不知剛纔是被她給騙了,不過他覺得下次見麵應該也不會很久,到時他連本帶利的收回來,看她如何抵賴。

他俯身拾起床上所留的星圖,星圖上標註了他要尋找的目的地。

……………………

小半個月後,方淩乘坐星艦,距離目的地已經很近了。

他立馬收了星艦,輕裝簡行,極力的收斂自己的氣息,以免打草驚蛇。

所謂黑窩就是這些黑暗仙帝潛藏的地方。

為了避免被一網打儘,故此這些潛藏下來的黑暗仙帝大都選擇分散而居。

方淩仔細在周圍探索,終於找到了那個極隱秘的空間入口。

空間入口的禁製十分了得,一般人可進不去,就算進去了也一定會觸髮禁製。

不過這對方淩來說,倒不是什麼大問題,他以空間血眼配合空間道術,費了些力氣便悄無聲息的進去了。

這並不是什麼剛開辟的黑窩,而是已經存在很久的了。

內中黑暗之力濃鬱,並且有一口黑暗之泉,環境已然演化得很接近黑暗大陸。

這並非一朝一夕能夠形成的,多半是上一次黑暗大軍大舉入侵時留下來的遺蹟,今次再加以利用。

方淩施展道化三千之術,化作一隻蚊子,在裡邊探索。

這裡似乎還是冇有人,也說不定本身就是一個冇被利用的空殼。

搜尋一週後,他落在黑暗之泉邊上,在此顯化真身。

來都來了,這口黑暗之泉可不能浪費,正好拿來提升黑暗之軀的強度。

不料他剛入水,卻察覺有人到來。

在入口附近,他暗自使了些手段,一旦有人靠近他就能知曉。

“此刻出去定會與其撞見,見機行事吧!”

他再次施展道化三千之術,化作泉底的一塊光滑的鵝卵石。

不多時,兩人走到這附近。

此二人中的一個,方淩認得,正是和他頗有恩怨的黑暗天使稚風!

在她身旁也跟著一個更為稚嫩的女黑暗天使,她的修為也差不少,隻是一品仙帝而已。

“大人這處居所還真是有些簡陋呢!要不要我下次從族裡多帶點東西過來改造一下?”嫩天使說道。

稚風搖了搖頭:“不必,我來此可不是享樂的,有個地方棲身就不錯了。”

“紫苔,你還是趕緊回去吧!”

“過不了多時,馬上又會有大變數,到時我可顧不上你。”

嫩天使輕嗯一聲,立馬取出一個錦盒,將之交給稚風。

“這是族長托我帶來的,一塊黑暗水晶!”她說。

“那我這就回去了,大人萬事小心。”

“嗯,你回去的路上也小心一點,切記彆往西走,那裡很危險。”稚風點點頭。

隨後這個叫做紫苔的嫩天使便離開了,稚風揮手加固空間入口。

她要煉化這塊黑暗水晶,自然不能被人打攪。

“先泡個澡吧!”她回頭看了一眼,窸窸窣窣脫下衣裙走到黑暗之泉裡……

-異寶,這些都是精心挑選的彩禮,不僅物美還多有吉祥之寓意。玄羿大帝一眼掃過,滿意得點了點頭:“你晁家有心了,彩禮如此豐厚!”晁不及笑道:“要我說還太少了,蘇槿妹妹配得上更多。”“隻可惜現在是大亂之年,我父親說還是一切從簡為好。”“你父親說得對,到時候你們的婚宴,也就小範圍的請一些人來,不會大操大辦。”玄羿大帝淡淡道。晁不及近前幾步,小聲道:“隻是……玄羿叔叔您也知道,蘇槿妹妹一向對我不太……”“此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