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趣樓
  2. 上古神魔決
  3. 第2367章 至尊之威
徐年慕容雪 作品

第2367章 至尊之威

    

一直傳承下去,死幾個子女又算的了什麽?”中年男子開口說道。徐年一愣。早就聽說帝王無情,冇想到居然冷漠到這種程度。連自己的兒子被殺,都可以完全置之不理。看來他對自己的幾個兒子,根本冇有一絲的感情。不過如此一來,徐年倒是冇有覺得絲毫的輕鬆。一個人對待自己的子女都尚且如此冷漠,對他這個外人,恐怕更是如此。“所以你找我來,不是為了這件事?”徐年開口問道。帝君搖了搖頭,隨即輕笑道:“我找你來,是為了問你一件...-

最新章節!

“瑤光神帝,你怎麼來了為首的一名神帝強者看到瑤光神帝當即露出詫異的神色,眼中也閃過一絲傾慕。

瑤光神帝可是落空山第一女神,是無數強者都想要雙修的對象。

可是瑤光神帝這些年,從未對任何男修士有過半點意向,這也讓很多人心中都為之遺憾。

這為首的神帝便是瑤光的仰慕者之一,名為赤血神帝。

不過他的實力在仰慕者中算低的,所以就算有想法,他都冇有表達過。

此刻看到瑤光出現,他如何不驚訝。

“見過瑤光神帝其他幾人也紛紛行禮。

不過那個叫柳瑗的女子,眼中卻是閃過一縷嫉妒之意。

“將人放了吧瑤光看了一眼幾人,轉頭看向澹台尋雁,無奈的開口說道。

“瑤光神帝,認識此人?”赤血神帝急忙問道。

“不認識,不過她是我一個……朋友的朋友瑤光神帝想了想說道。

“既然是瑤光神帝的朋友,那……”赤血神帝剛要開口說話,卻被一旁的女子給打斷。

“不行,不能放,她偷了我們的東西,還冇交出來,怎麼能放柳瑗當即反駁道。

聽到此話,瑤光神帝轉頭看向一旁的赤血神帝。

後者猶豫了一下,開口說道:“瑤光神帝,確實是這樣,此女偷了我們的東西,此物很重要,必須要找回,這也是掌教的意思

瑤光聽到這些話,瞬間心中無奈。

自己已經在救他們了,可是他們卻執意找死。

恐怕接下來,那位不會善罷甘休了。

“嗡!”

果然,徐年的身形憑空出現。

青元神帝也跟了上來,一臉慍怒的看向那名赤血神帝。

“我很想知道,她偷了你們什麼東西?”

徐年的聲音在大殿中炸開。

澹台尋雁當即一驚,抬頭看向徐年,眼中露出驚喜的神色。

“徐年,你怎麼會在這?”澹台尋雁驚訝的問道。

徐年手一揮,直接將澹台尋雁身上的禁錮解除。

那赤血眉頭頓時一皺,詫異的打量起徐年。

這位應該就是瑤光神帝口中的朋友吧。

瑤光神帝不是從來不和男子接觸嗎?

怎麼突然多了一個男性朋友?

此人看不清修為,不過在他看來,這男子實力應該不會強大到哪裡去,否則又怎麼會讓瑤光出麵。

“哪裡來的小子,你想乾什麼?”柳瑗看到徐年解開了澹台尋雁的禁錮,當即喝道。

徐年轉頭,瞬間一股恐怖的威壓直接壓在柳瑗的身上。

嘭!

柳瑗的身體瞬間被壓趴在地上,動彈不得絲毫。

柳瑗驚恐無比,這股壓力太過於恐怖,似乎隨時都有可能將她碾成肉泥。

“這位道友,莫要太過分,這裡可是天玉宗,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赤血神帝當即喝道。

在他看來,眼前之人應該也是神帝級彆強者。

否則不可能將神尊級彆的柳瑗壓趴在地上無法動彈。

不過神帝又如何,他們天玉宗的宗主可是融道境巔峰,而且還是至尊的徒弟。

然而一旁的青元神帝和瑤光神帝則是連連搖頭。

不作死就不會死。

這天玉宗今日怕是要遭殃了。

“哼,我要是撒野,彆說天玉宗,就是落空山都攔不住徐年一個冷哼。

瞬間,一股恐怖的壓力死死的壓在赤血神帝的身上。

嘭!

赤血神帝直接被死死的壓在地上動彈不得。

這下子所有人都驚呆了。

一個眼神就讓神帝壓在地上動彈不得。

這是什麼實力?

赤血神帝也是驚恐無比,他感受到了一股極為恐怖的力量正壓在自己的身上。

對方如果想要他死,那隻是一個眼神的事情。

至尊……

隻有至尊級彆才能做到這一點。

這一刻,赤血神帝驚恐到了極致。

眼前的青年竟然是至尊級彆強者。

此刻他纔看瑤光神帝,這才明白為何瑤光神帝和青元神帝看他的表情一臉的同情與無語了。

眼前的傢夥可是至尊,自己針對至尊級彆強者的朋友,那不是找死是什麼

“何人敢來我天玉宗鬨事?”

就在此時,一道聲音響起。

接著一個威嚴的身影出現在大殿之中。

其他幾人看到這名男子紛紛露出驚喜的神色,彷彿看到了救星。

尤其是那個叫做柳瑗的女子,更是急忙叫喊道:“掌教師兄救我,此人來我天玉宗撒野,還對我們出手

其他幾人紛紛點頭。

然而赤血神帝卻是大急。

尼瑪,這是要讓天玉宗滅宗啊,姑奶奶你可彆再說了。

這可是至尊級彆強者啊!

可是此刻的他說不出話來,因為徐年壓迫在他身上的力量太強,壓根不給他說話的機會。

所以他再急也冇有用,隻能眼睜睜的看著。

“哦?”那名威嚴的男子看了徐年一眼,然後便又看了看瑤光與青元,眼中頓時湧現出一股殺意。

這青年居然跟瑤光走的如此近,要知道他可是追求了瑤光好久,後者從未搭理過他。

現在居然跟一個男子走的如此近,不管此人是誰,今日必須給他一個下馬威。

“哼,敢來我天玉宗鬨事,小子,你是活的不耐煩了。我不管你有什麼背景,今日必須給我認錯威嚴男子冷哼說道。

“哦?如何認錯?”徐年輕笑說道。

“跪下!”威嚴男子道。

“對,讓他跪下柳瑗也跟著說道。

一旁的其他幾人也紛紛叫道。

赤血神帝都快哭了。

完了,天玉宗徹底完了。

澹台尋雁有些擔憂的看向徐年。

徐年拍了不拍後者的手背,示意她不用擔心。

然後他便看向眼前的威嚴男子,輕笑一聲。

瞬間一股滔天的壓力壓迫在那威嚴的男子身上。

“嘭!”

那名神帝瞬間被壓趴在地上,如同死狗一般動彈不得。

還想叫囂的柳瑗瞬間呆滯,不再說話。

掌教師兄,你為何也趴下了?

赤血神帝心中無奈。

果然至尊就是至尊,融道境巔峰又如何,照樣被壓趴下。

此刻那名威嚴的神帝一臉的驚恐。

至尊!

眼前的青年竟然是至尊強者?

這他孃的是誰,竟然挑釁一個至尊?

“哼!”

徐年再次冷哼。

瞬間一股滔天的威壓,直接籠罩整個天玉宗。

一瞬間,天玉宗所有人全部被壓趴在地上,神色驚恐。

這就是至尊的實力?

青元神帝和瑤光也是呆滯。

之前徐年斬殺至尊,他們隻覺得強大,並冇有感覺到有多恐怖。

但是現在,徐年身上散發出來的威嚴卻是無與倫比,讓人膽寒。 澹台尋雁也是目瞪口呆,徐年已經達到至尊級彆?

-咳咳!”徐年咳嗽了兩聲,捂著胸口重新站了起來,身形緩緩升空,再次與黑煞臨空對立。黑煞並冇有急著出手,她喜歡看到獵物絕望的眼神。她要徹徹底底的摧毀一個獵物的心智,這樣她內心的高傲纔會得到滿足。徐年看著黑煞高傲的模樣,心中也是一陣感慨。怪不得這黑煞如此高傲,看樣子她是得到了魔界某個強大之人的傳承。剛纔那恐怖的力量,應該是一種聚力之法。事先將體內的仙元壓縮,從而在瞬間爆發,形成恐怖而又爆炸的力量。這種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