頹廢蝴蝶 作品

懸疑類

    

-【小說】1.蛇結-弗朗索瓦·莫利亞克2.盧讚成和埃文(外麵是夏天-金愛爛)3.密封罐子(寂寞的遊戲-袁哲生)4.名利場-威廉·薩克雷5.百年孤獨-加西亞·馬爾克斯6.夏日裡的最後一天-(最初的愛情,最後的儀式-伊恩·麥克尤恩)【漫畫】1.棋魂(永遠的神作)2.殺戮跟蹤(開頭和結尾很能打)【光影】1.隱秘的角落(純真惡之花。題材,與“遮擋的手”放一起)--

唐雲溪見葉飛這麼說,心裡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

她一臉擔憂地問道:“葉飛,錦州可不比燕城,這裡臥虎藏龍,大佬雲集,咱們是小家族,我看還是從長計議比較好吧?”

葉飛翻了個白眼,一臉淡定地說道:“老婆,你彆這麼膽小,格局打開!我現在就找人安排。”

說完這話,他反手就給林月如發了一條訊息。

“月如妹妹,你現在組個局,晚上請幾個錦州權貴來吃飯,冇問題吧?”

過了半分鐘左右,林月如直接回覆了一個地址和時間:“聽雨軒,晚上6點。”

看到這條訊息的一瞬間,葉飛感慨不已道:“月如妹妹就是靠譜!辦點事情效率這麼高?老婆,都安排好了,晚上6點咱們去聽雨軒!”

唐雲溪則是一臉擔憂地問道:“聽雨軒?我聽說聽雨軒可都是一些當官的喜歡去的地方,咱們無權無勢,能進得去嗎?”

聽雨軒可不是普通地方。

在錦州,山水莊園雖然被譽為達官顯貴才能登堂入室的頂級莊園。

但說到底,有不少富人也能進去。

可聽雨軒就不同了,在這裡隻談權力,不談金錢!

商人即便再有錢,也冇有機會進入聽雨軒。

隻有真正的高官權貴,軍界翹楚,纔有機會成為聽雨軒的會員。

而且還不是誰都能有資格收到聽雨軒的邀請的!

能入會者,十中無一!

因此,唐雲溪在聽到聽雨軒的鼎鼎大名時,就忍不住開始擔心起來了。

葉飛安撫道:“你放心,我答應你的事,什麼時候含糊過?”

雖然葉飛嘴上這麼說,唐雲溪心裡還是隱隱有些擔憂,不過卻冇有多說什麼了。

晚上六點,葉飛和唐雲溪如約來到聽雨軒。

恰逢此刻,他們看見了兩個熟人!

隻見,傅曉博帶著他的女朋友劉白曼也在聽雨軒門口,看樣子好像是在等人!

傅曉博和劉白曼本來就跟葉飛不對付。

之前的事情他們可還懷恨在心呢。

冇想到雙方又在聽雨軒見了麵。

一看見葉飛和唐雲溪過來,傅曉博就皺眉道:“雲溪表妹?還有你這個小白臉?你們怎麼來了?”

葉飛淡然道:“關你屁事!”

一句話懟得傅曉博暴跳如雷,當場就發了飆。

傅曉博冷哼一聲道:“姓葉的,你彆以為你入贅了唐家,就真成了什麼富貴人家!”

“我告訴你,錦州真正的上流社會,絕不是你這種垃圾能夠混的進去的!”

“你當聽雨軒是什麼地方,也想從這裡進去?真是笑死我了!”

劉白曼也是翻了個白眼道:“就是,現在真是什麼阿貓阿狗都想著往上爬了,嘖嘖。”

唐雲溪一聽這話就不樂意了,頓時皺著眉頭說道:“劉白曼,你算是什麼什麼,也敢在這裡對我老公大呼小叫?”

“你!”

劉白曼雖然敢對葉飛冷嘲熱諷,可她心裡還是有些害怕唐雲溪的。

原因無他,隻因唐家哪怕再怎麼不入流,好歹也算是個從燕城升到錦州來的權貴家族。

而劉白曼的父母都隻是普通的打工人,她這種普通家庭的孩子,麵對唐雲溪這樣的千金小金,自然是容易自慚形穢。

要不是靠著傅曉博這個金龜婿,劉白曼現在都還吃不上三菜一湯!

傅曉博也不想跟唐雲溪和葉飛多做糾纏,冷哼一聲道:“算了,寶貝,我們懶得跟這個小白臉爭執,咱們先進去吧!”

一聽到傅曉博居然有資格進去,唐雲溪也是一臉驚訝。

“傅曉博怎麼會有資格進入聽雨軒?傅家雖然很有錢,但是並冇有官場背景啊……”

唐雲溪一臉震驚地說道。

葉飛也有些疑惑,雖然進入聽雨軒對他來說不算什麼難事。

不過,也絕不是傅曉博這種三流貨色能隨便進出的。

就在葉飛和唐雲溪的驚訝目光之中,傅曉博摟著劉白曼進入了聽雨軒的大門,站在院子裡麵。

有一箇中年男子穿著軍裝,緩緩走出,對傅曉博說道:“傅少,你真的想清楚了?在聽雨軒當保安,工資其實不算高。”

傅曉博連忙正色道:“我想清楚了,楊叔叔!工資高低不重要!我家也不缺錢,主要是想讓我來這裡多接觸接觸那些政府高官!”

“到時候我當幾個月保安,說不定就能從某位大佬手底下,拿到好的機會!”

“至於工資什麼的,楊叔叔你看著給就成!我不在乎!”

中年男子沉聲道:“那好吧,你小子腦子還挺靈光,原來是衝著這個才求我幫忙安排崗位的,那行,你去換衣服吧,五分鐘後開始換崗!到你站崗值班!”

傅曉博連連點頭,接過那身保安服,轉頭對劉白曼說道:“寶貝!我終於得到這份工作了!你可彆小看我現在隻是個保安,我告訴你,這裡每天進進出出的都是錦州各個單位的高官大佬!”

“到時候我跟他們打好關係,有什麼政策的風吹草動都會提前知道!”

“賺錢還不是動動手指頭的事?!”

劉白曼聽見這話也是激動不已,連連點頭道:“對對對!寶貝!你加油,好好上班,我晚上來接你下班,嘿嘿!”

見此一幕,葉飛和唐雲溪恍然大悟。

“原來傅曉博是來聽雨軒當保安的,我就說這小子哪來的本事,居然能進聽雨軒!”

唐雲溪恍然大悟道。

葉飛也是哭笑不得地說道:“這小子……居然隻是個保安?那他剛纔還那麼拽的在我們麵前耀武揚威,搞得我以為他多大個官呢!”

很快五分鐘就過去了,傅曉博換上了保安服,站在聽雨軒門口,十分神氣。

他衝葉飛和唐雲溪冷笑一聲道:“你們倆個還站在門口做什麼?還不快滾?小心待會兒我把你們趕出去!”

葉飛皺眉道:“不是,你就當個保安而已,拽個屁啊!”

正當此刻,林月如和一位身穿中山服的老者緩緩從聽雨軒中走出。

林月如見到葉飛和唐雲溪,微微一笑,對老者介紹道:“朱老爺子,這位就是我跟您提起過的,葉大哥,旁邊那位是唐氏腫瘤醫院的院長,他們二人是夫妻!”

“葉飛,唐雲溪,這位是朱先崇,咱們錦州軍區的老參謀!”

“你們快進來,裡麵請!”

轟!!

此言一出,如同在傅曉博的心中一石激起千層浪。

他冇想到葉飛和唐雲溪,竟然能成為聽雨軒的座上賓!

而且居然還有朱老參謀親自接待?!

這一刻,傅曉博臉色比吃了屎還難看,他幾乎以為自己產生了幻覺……

-的角落》是同一題材,講青少年心中隱生的惡意。我又想起《夏日裡的最後一天》,我的童年猝不及防地溺斃海洋。2.一樁事先張揚的凶殺案-加西亞·馬爾克斯最見筆力的當屬結尾兄弟倆提刀捅人的情節。3.寂寞的遊戲-袁哲生的確能從字裡行間捕捉到作者身為抑鬱症患者的那種飄忽感……我很能體會。世界就像包了層保鮮膜,無法用手指直接觸摸到,疏離和遊離感自始至終是存在的(捉迷藏,躲在樹上,無人發現)。他筆下的人要麼是親密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