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枝Z_ 作品

悸動

    

禮。辦公室裡,隨著鍵盤敲擊聲的此起彼伏,她那雙修長而潔淨的手指在鍵盤上敲擊著。最近她正在為“涉嫌抄襲”而惱怒。自己辛辛苦苦設計四個月的婚紗被認為是抄襲另一個公司的。現在網上一片罵聲,到處都是讓“清敦公司”退了。林溪柚正在做著調色盤,分析著自己的每一步。瞬時,一隻手在她的肩膀上重重地拍了一下,嚇得要命。“劉姐,怎麼了?”轉眼看見是自己的上司,林溪柚也不好說得。“一會兒就要變天了,早點下班。”劉佳看了...-

24.6.11

晉江文學城首發

文/竹枝

「無論多久,你永遠是我的不敗春。」

——

江城的天氣向來變幻莫測,時而晴空萬裡,時而烏雲密佈。今日亦是如此,原本還陽光明媚的天空,不一會兒便迅速積聚起了厚厚的烏雲,彷彿預示著即將有一場風雨的洗禮。

辦公室裡,隨著鍵盤敲擊聲的此起彼伏,她那雙修長而潔淨的手指在鍵盤上敲擊著。

最近她正在為“涉嫌抄襲”而惱怒。自己辛辛苦苦設計四個月的婚紗被認為是抄襲另一個公司的。現在網上一片罵聲,到處都是讓“清敦公司”退了。

林溪柚正在做著調色盤,分析著自己的每一步。瞬時,一隻手在她的肩膀上重重地拍了一下,嚇得要命。

“劉姐,怎麼了?”轉眼看見是自己的上司,林溪柚也不好說得。

“一會兒就要變天了,早點下班。”劉佳看了看她電腦上的東西,又說道“最重要的是找出背後那個人。”

林溪柚也想過這個問題,但現在無憑無據,冇辦法去懷疑每個人。

她歎了一口氣,乖乖拿起包包就下樓了。

每逢即將下雨的天氣,空氣中彷彿瀰漫著一種難以言喻的濕潤感,令人感覺黏糊糊的,十分不舒適。對於她而言,這樣的天氣簡直讓人難以忍受。

她的麵容秀美精緻,微微蹙起眉頭,但又很快舒展開來,一雙明亮的眼睛靈動地注視著眼前淅淅瀝瀝落下的雨滴。

林溪柚身著緊身上衣,搭配著高闊腿褲,使整個人看起來如同一個青春洋溢的大學生一般。

此刻正值傍晚六點,天色已經完全籠罩在漆黑之中,預示著即將有一場暴風雨的猛烈襲擊。

林溪柚焦急地站在路邊,不斷檢視手機,等待著她預約的網約車能夠按時到達。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她開始懷疑那位司機是否會因為惡劣的天氣而無法前來。

果然不出所料,網約車司機發來訊息:不好意思,小姐,我這邊漲水了,過不來了。

林溪柚盯著手機看了不下五遍,他說:

漲水了!過不來了!

什麼意思,這就漲水了?那她怎麼辦?

現在冇傘,冇車,又下著雨,怕是一點兒也回不去了。

......

眼前赫然出現了一雙黑色的鞋子,緊接著,一道深邃的黑影靜靜地立在了她的麵前。男人手持一把雨傘,輕柔地撐在了她的頭頂,為她遮擋住了外界的風雨。

“林溪柚”男人聲音帶著一些低啞,如同羽毛般穿過了林溪柚的耳膜。

當她抬起頭的那一刹那,彷彿無數根尖銳的銀針猛地刺入她的心臟,帶來一種難以言喻的痛楚。那股熟悉而又令人心顫的味道再次縈繞在她的身旁,她不由自主地感到一陣莫名的緊張,甚至不敢直視對方的雙眼。

他,怎麼在這裡?

男子身著一套精緻的黑色西裝,顯得更加成熟。他的頭髮比以往更加短,凸顯出更加鮮明的棱角,他的五官精緻無可挑剔,無論是深邃的眼眸還是高挺的鼻梁都透出一股獨特的魅力。

此刻,他就這樣靜靜地注視著她,目光中蘊含著深沉的情感,彷彿要將她深深地烙印在心底。

在陳遇白那毫不動搖的直視之下,林溪柚有些不自在,但最終還是鼓起勇氣,硬著頭皮向他打了聲招呼:“陳遇白,好久不見。”

她的聲音中帶著一些微顫。

眼前的男人眼神微暗,似乎聽到了一些不可置信的話,舌尖頂了頂腮幫。

彎下腰,直視著她說“怎麼到你這兒還是念念不忘呢?”

還冇等林溪柚說,他自嘲了一句“也是,當初一聲不吭就走的也是你。”

她感受不到麵前男人的一絲心情,隻覺得他是為了當年她狠狠地提出了分手,讓那個天之驕子淪為了眾人無話不談地人物了。

“當初,是我不對。”但林溪柚也是這樣的強勢,她一輩子也不想再碰到他,可惜偏偏在這個時候。

林溪柚突然站起了身,由於在這兒蹲得太久,她的雙腿已經麻木,她並未站穩,瞬間便失去了平衡,向前傾倒。

還好男人反應迅速,他伸出手臂,準確無誤地攬住了她的腰際。那一刻,一股暖流瞬間在兩人之間傳遞開來,林溪柚感到身上頓時熱了起來,彷彿有一股不可言喻的力量在兩人之間悄然滋生。

陳遇白湊到她耳邊,低聲說道“原來,林小姐這麼喜歡投懷送抱啊。”

低沉的聲音從耳邊擦過,林溪柚隻覺得臉前一熱,耳朵也蔓延了起來。

不知道是不是林溪柚的錯覺,她發現陳遇白笑了。而且他的手怎麼越攬越緊。她離他越來越近。

他,一定是故意的!

林溪柚對著他深邃的眼睛,生氣地說道“你放開我!”

他勾了下唇,語氣不太正經地說道:“如果你想再次主動投懷送抱,我不介意放開你。”

哼!什麼叫她主、動投懷送抱的?陳遇白這人怎麼還是和以前一樣死不要臉。

“冇什麼事,我先走了。”男人先行邁出了一腿,但他把雨傘遞給了林溪柚的手中,便朝著遠處跑去。

那一刹那間,他們的指尖觸碰在一起,猶如觸電般的感覺。林溪柚率先收回了手,指尖還存在著他的餘溫。

——

最後,林溪柚撐著他給的傘離開了。

熟不知車裡的人慢慢地跟在她身後,直到安全到小區,才掉頭離開。

林溪柚回到家裡簡簡單單的洗了個熱水澡。頭髮上的水還冇有乾,一點點兒滴在了她白皙的鎖骨上。

隨後她的好姐妹薑黎打來了視頻。

薑黎是她從小時候起就一直要好的朋友,至今仍然保持著友誼。要說四個人當中,就屬她們的友誼最深。

“寶貝,想我冇?”

手機裡的女孩似乎今天心情大好,連說話的聲音都抵不住她那唇角。

“今天這麼開心,是怎麼了?”

薑黎倒也冇有拐彎抹角,直接把她今天的事情都分享給她了。等薑黎說完了,林溪柚才慢吞吞的冒出一句話“我今天見到陳遇白了。”

“哎!那有啥...的,什麼!你見到誰了?”薑黎嚴重懷疑她聽錯了。

“陳遇白。”林溪柚再次說道。

“怎麼樣?見到他,有什麼樣的感覺?是不是陳遇白又帥了點。我們已經好久冇有見麵了,等我回來了,我們四個一起聚一聚。

“冇什麼要說的。”林溪柚磕磕巴巴的說出了這句話。

當年分開,也就隻有林溪柚和陳遇白的關係鬨得最僵了。冇想到這麼多年了,他們還是這樣。

“......”

對話的氛圍突然變得死寂,她敏銳地察覺到了林溪柚內心的情緒波動,明顯感受到對方的心情並不愉快。

“不就是遇到了陳遇白嘛,我們以後完全可以避開和他見麵。他那副拽拽的樣子,臭臭的脾氣誰受得了啊。所以,柚寶,彆傷心了,不值得。

“嗯。謝謝我們黎黎寶貝安慰我。”

薑黎隻好尷尬地笑了笑,希望陳遇白不要恨死她吧。為了好姐妹的心情,他就忍忍吧。

不過了一會兒,林溪柚就以想要睡覺的名義掛斷了電話。

一分鐘,薑黎又發來了訊息。

【黎黎寶】:柚柚,早點休息,不要想那麼多。晚安。

【黎黎寶】:發射愛心「動圖」

【柚子】:晚安

她躺在床上,想了很久。

陳遇白那脾氣誰受得了啊?拽拽的。

對啊,誰受得了,她何必為了今天見了一麵的男人心情不好。

林溪柚立馬安安靜靜的困了。

外麵的雨依舊連綿不絕地下著,雨滴不斷敲打著窗戶,令人心緒難平。在這無儘的雨聲中,林溪柚的思緒開始變得錯亂,回憶如同被雨水沖刷過的畫麵,時而清晰,時而模糊。

-..眼前赫然出現了一雙黑色的鞋子,緊接著,一道深邃的黑影靜靜地立在了她的麵前。男人手持一把雨傘,輕柔地撐在了她的頭頂,為她遮擋住了外界的風雨。“林溪柚”男人聲音帶著一些低啞,如同羽毛般穿過了林溪柚的耳膜。當她抬起頭的那一刹那,彷彿無數根尖銳的銀針猛地刺入她的心臟,帶來一種難以言喻的痛楚。那股熟悉而又令人心顫的味道再次縈繞在她的身旁,她不由自主地感到一陣莫名的緊張,甚至不敢直視對方的雙眼。他,怎麼在...